产业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产业动态

充电桩市场乱战升级 电网寡头回归 呼唤竞争电价

文章来源:能源杂志作者闫笑炜

垄断、价格战、乱收费……充电桩产业在冲动之后再度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寡头和中小企业现在该如何分食这块缩了水的蛋糕?

在深圳宜家,几辆北汽新能源整齐的排列在停车场内,车主的数据被精确传导到运营管理平台的数据终端。

不久以后,这里即将成为亚洲最大的公共充电站,充电桩来源于一家民营企业。如果一切有条不紊的运营,这些充电桩2年即可回收成本。

就像是冬季北方的河流:表面上是光洁的冰面,但平静的下方,却是暗流涌动。深圳宜家只能说是整个充电桩行业平静的一隅,实际上,整个产业如今正乱象丛生。

2015年,随着电动汽车的再次大跃进式发展,这个曾经被“冷落”的市场,以数以千亿计的潜力浮出水面。短时间内,国企、民企、上市公司、创业人群……无数形形色色的企业和人,更重要的还有资本,开始涌入这个市场。

但巨大的淘金热背后,难掩淘金者的焦虑与迷茫。

充电桩技术本身门槛不高,原本怀着美好畅想。雄心勃勃要在充电桩市场中长袖善舞的企业,许多落得一地鸡毛。

过去一年,央企寡头的强势回归、价格战的兴起及愈演愈烈、不规范的乱收费现象严重……造成这一系列行业乱象的原因不仅仅是充电桩缺乏一个正当的商业氛围,更重要的是距离一个完善与成熟的产业链,还有很长的道路。

电网寡头的回归

今年三月,北京市政府发布了《北京市充电桩十三五规划》要求,到2020年,本市充电设施服务网络可保障60万辆电动汽车的充电需求;城市核心区、通州新城、亦庄、延庆冬奥区域的充电服务半径小于0.9公里。就在9月,发改委、住建部等再次发文,以解决充电桩进驻居民社区的难题。

不同以往的是,此次政策利好却并没有给企业带来实际行动上的刺激。因为一个庞大的充电桩帝国正在默默谋划着吞并充电桩市场的野心。

6年前,国家电网已经在高速公路建成了城际快充网络,而伴随着政策利好,这家帝国再次提出了“七纵四横两网格”的战略,也就是由高速公路、城市主干道和社区快速充电桩组成的充电网络。

早在2009年,由于战略上的失误,以及配套电动汽车市场并未如预期发展,激进的国家队沉寂了起来。2015年充电桩市场兴起,被誉为充电桩三巨头的国家电网、南方电网、普天新能源并不积极应对。除京沪高速沿线外,许多城市的充电桩市场被一些民营企业所占据。

民营企业市场负责人张铭源(化名)看来,所谓的低调只是在谋划着更大的布局。2016年,国家电网再次证明了其扩张的能力,短短半年时间,北京门头沟、顺义落入国家电网旗下,而不久将来,西城也将成为国家电网的领地。

作为电力产业当之无愧的寡头,国家电网的表现相当激进。民营企业一般都是一个酒店、一个小区、一座超市,但国家电网一次就拿一个行政区域,一旦庞大的国网帝国想在充电桩产业拓土开疆,就很难有人能阻挡它的步伐。

除了公共区域,国网的触角同时在向居民社区渗透。这原本是车企特斯拉、比亚迪等电动汽车和一些民营充电桩企业的领地。如今,这里已成为电网公司下一步的目标。

“最近国家电网还想打造智慧社区,其中充电桩就是实现智慧社区很重要的一个领域。智慧社区关键一点还是用户的大数据,但居民用电、买电全都离不开电网,都得依靠国网的终端,他们想获取用户数据太容易了。”一位民营充电桩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并非只有国家电网跑马圈地,南方电网也在2016年有所动作,宣称放弃了其原来只关注政府部门的做法,将客户扩展到高档小区、高级酒店等第二梯队。今年下半年,南方电网的充电桩布局将从原先深圳等经济发达的地区,扩张到更多二三线城市和地区。

电网的归来,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充电桩的发展,但同时也打破了原有的行业规则。早在2015年,《能源》杂志采访过的诸多民营企业负责人曾表达过对国家电网的担忧,如今,潜藏在他们内心深处的担忧正在逐渐成为事实。

被垄断的电价

在北京高碑店兴隆公园外有一片集中国网充电桩,几辆呈一字排开的北汽新能源排起了长龙。然而就在不远处一家民营企业充电桩,排队的车主却寥寥无几。

细聊之后,记者得知其中原因:“由于电价更低,充满一辆北汽新能源一次下来要便宜十几块。”

张铭源说,去年国家电网公司回归充电桩以后,她深刻认识到充电桩行业变了天,但是当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从2016年的现状来看,至少在北京,客户群体在发生变化,很少能通过政府渠道获得一些大项目,更多的是需要国家电网的渠道。造成这种变化的根本原因——原有游戏规则将被破坏,电网公司成为新的秩序制定者。

“以前是速度为王,现在是渠道为王。”一位充电桩负责人告诉记者。所谓的渠道,即是国家电网强大“关系网”。“不久前,国家电网的招标,200多家企业参加,真正入围的只有寥寥16家,此外,还要和国网旗下的关联企业同台竞标。”

采访中,尽管国内多家充电桩企业虽然对国网公司对电价垄断的不满,但由于担心未来自己的产品在招标中会受到不公正待遇,且惮于国网公司这个最大买家的强势,很少有企业愿意公开站出来表达自己的看法。显然,民营企业对开放的充电桩市场并没有多少信心。引用一位民企高管的话——“一方面,国家电网是竞争对手,另一方面,他们又是衣食父母。因为你用的电来源于国家电网,随时都可能断电。”

上述民企最担心的莫过于国网实际上拥有了自己的充电桩设备制造与运营体系,体系外的企业很有可能被排除在竞争之外,或者成为边缘化的地位。“很明显,优质的项目会外包给南瑞等国网旗下的机构,我们这些国网外的企业肯定竞争不过国网体系内的企业,只能给一些企业代工。”

圈地与价格战

9月的北京,天气已经有了秋天的凉爽。坐在东城区一家民营充电桩企业办公室内,气氛很沉闷,办公室负责人对着北京地区市发改委2016年三月公布《北京市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专项规划(2016-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脸上流露出稍许的兴奋,但这种兴奋稍纵即逝。

“今年压力很大,可能完不成既定目标了”。这位市场负责人无奈的表示。

政策利好无疑是从业者的兴奋剂,随着核心区域被电网公司整体承包,一些不具备电网渠道的企业觉得项目越来越难拿,不得不走向一些偏远区域,甚至到北京之外的其他城市。

多数企业陷入了单纯的跑马圈地的境地。“一个不知名的设备制造商,贴个知名运营商的标,然后全国各地区卖设备。”一位行业研究者告诉记者。

车主的顾虑背后同样源于直流快充桩保有量的不足。2016年7月,迈哲华(上海)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发布了一份《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充电站的保有量从2010年的76个以年复合增长率90.2%增加到2015年的3,600个。同时期公共充电桩的保有量从1,122个以年复合增长率87.7%增加到49,000个。但仔细分析报告数据可发现,2015年多数充电桩还是以交流慢充桩为主,使用效果还存在不确定因素。

直流充电桩技术难度高很多,需要大功率电力电子技术,控制技术。交流充电桩就是个电能计量,遥控开关,两个技术难度基本不在一个等级。一般来说,交流充电桩均价0.8万元,充满一辆比亚迪E6需近10小时,主要用于私家车位。但直流充电桩单价约10万元,充满北汽仅需2小时,但价位相差近十倍之多。因此,企业为了跑马圈地,不惜将造价更低,布局更便捷的交流桩布局在公共区域,但实质上这种打法无异于裸奔,交流桩在公共区域是否有经济价值还待商榷。

一些充电桩企业不得不想方设法从别的手段榨取最大利益。《能源》杂志调查北京充电桩现状时,一位业主曾表示:“没有明确定的规定,没有统一的收费,全看充电桩安装公司的。我的充电桩没有人过来查看地型,只打电话过来问了下可不可以装,我说可以就让我签了一个让他们公司安装的协议,然后告知我如果超过30米,多余电线要收费。好在过来安装时也没有收费,因为不足30米。但是据我了解有人说他们被收了勘察费,有的被收了安装费,有的是被收了材料费等。”

价格战、跑马圈地、乱收费等,这一系列行业乱象所造成的后果不仅仅是充电桩缺乏一个正当的商业氛围。更重要的是,国内实现盈利的充电桩尚属少数,这几乎是近一年来,困扰着所有充电桩企业心头难解的心结。

一些电力行业研究者看来,充电桩行业是售电开放的最初级形式,这些大大小小的企业正如售电公司一般,但首先,电价的解决是当务之急。

呼唤竞争电价

一面是企业的疯狂圈地,另一面,车主依旧觉得充电桩数量没有实质性提高,经过记者调研,至少在北京,车主依然面临着充电难得尴尬。

“从长远来看,企业疯狂的布局对推动电动汽车产业来说还是有好处的。”南方电网一位工作人员对《能源》杂志记者说,“但短期来看要经历行业阵痛,甚至洗牌。”

为了刺激充电桩产业的发展,国家为充电桩产业提供了巨大的补贴。北京和广州市提供的补贴不高于充电桩总投资的30%,长三角一带(南京、无锡等)对直流桩提供600-1200元/Kwh,交流400-800元/Kwh的补贴。

一些行业人士认为,对充电桩的补贴依然是一种行政补贴手段,也是引发圈地乱象的根源。“其实这个很简单,中国为什么原来说光伏补贴的的各种问题。光伏补贴本质还是行政化手段,你不去考虑补贴到哪里。如果补贴能补到消费者端,让消费者有积极性,才能让运营商赚钱,这个市场才能起来,但是现在这种补贴方式就导致建完了之后企业不管你运营效率怎么样,结果充电桩保有量上去了,但有效运营的桩没上去,可是车主还是觉得充电桩不好找。”

另一方面是完善基础电价制度。“建完桩之后,就把基础电价规定好,但满足基础电价的条件不要太苛刻。现在建个站就要去跑发改委、科委。然后再各种审批,建筑资质、防雷资质什么的,流程下来需要一年多时间。实际上,把门槛放低,把安全性放高非常重要,只要安全性达标,就享受基础电价,这样的市场很快就会起来。”

总而言之,多数从业者表示,相信市场,市场一定会把充电桩市场搞活。对于不同的桩可以调价,比如效率不高的桩价格放低,效率高的装把价格放高。通过自然手段进行调节这个市场的平衡了。但现在你根本就没有调节的空间那因为你基础电价那么高。现行体制没有任何做价格调控的空间的是不合理的。

“那大家老觉得桩不够用,其实不是桩不够用,而是消费者拼命挤国网的桩,很多民营的桩都放在那里白白浪费,可这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再低也不可能低过基础电价呀,但电网有些地方基础电价更低,这怎么能行呢?”一位民营企业负责人表达了自己的无奈。

据一位充电桩市场负责人介绍:“每个城市的政策都不同,每个城市打法都不一样,也许你在北京这样建桩,到了上海广州就是另一回事了。各个企业都按照自己的模式推充电桩,其实各种模式都有自己说法,也都有自己的问题。”

但终归到底,企业本身还是会越来越理性的。一位民营企业市场经理告诉记者:“这是一条道走到黑的过程,走错了,就永远难以回头。所有企业都在摸索着前行,也没人能知道下一步会走的怎么样。”但最终能成形成一个健康有序的商业氛围。“至少从采购情况来看,去年还只是一些普通桩,但今年,具有一些智能功能的充电桩的销量越来越好,所以还是要对未来有信心。”